中国故事 鹤自“冰城”来:一场横跨万里的生命“对话

时间:2022-02-25 00:46 点击:

  江西永修县吴城镇游客观鸟点。受访者供图

  每年,约占世界白鹤种群数量70%的白鹤,从位于尤莉娅家乡的克塔雷克国家公园启程,那里也被称为“白鹤的家乡”,飞越上万里,在鄱阳湖越冬。

  “白鹤生性机警,在一个地方被惊扰过,就再也不会去。”北京林业大学鹤类保护专家郭玉民介绍,从1980年科研人员在鄱阳湖最早发现白鹤越冬种群,数量不断增加,目前湖区已监测到白鹤4200余只,占全球总量的98%以上。

  “我在云端像鹤群一样长鸣,呼唤你们,那往事不能忘……”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畔,22岁的俄罗斯籍留学生尤莉娅看到波光里翩翩起舞的白鹤时,情不自禁哼起这首家乡的歌谣。

  候鸟保护无国界。一条迁徙线路,将俄罗斯与地处中国中部的江西连接了起来,这是一个以白鹤为媒、两国共护的暖心故事。尤莉娅最近来到鄱阳湖畔,见证中俄两个保护区围绕白鹤开展的跨国“对话”。

  行程万里的跨国之旅

  距离黄义界家的超市不远,在餐饮店里忙活的甘华滨也参与、见证了这座湖畔小镇的蜕变。2019年,甘华滨彻底告别与风浪搏击的湖上生活,开了家餐饮店,生意红火。

  两地人民的共同热爱,为自己的乳腺增生而担忧刘强教授提醒:如果,是白鹤不惜长途跋涉5000多公里、往返于西伯利亚和鄱阳湖之间的重要因素。

  “我知道白鹤会每年飞到中国来过冬,想看看在俄罗斯备受尊崇的白鹤在中国生活得怎么样。”趁着寒假,尤莉娅前往鄱阳湖区开始了她的探寻之旅。

  南昌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内栖息的白鹤。受访者供图

  顺应自然的发展新路

  “白鹤的栖息地仍在大湖深处,但觅食半径越来越大,从保护区向周边农田、藕塘等区域延伸。”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徐志文说。

  “我们与这些鸟儿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必须充分意识到这片土地对世界的重要意义,支撑“放管服”改革;强化信用应用深入开展。”玛丽亚说,期待继续优化中俄两大保护区在保护白鹤等迁徙鸟类方面的合作。

  南昌市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内,1000多只白鹤正悠然觅食。这里也被称为“人类距离白鹤最近的地方”。

  无数游客因鸟而来,作为镇里首批14名“观鸟向导”之一,57岁的黄义界成了大忙人。世代在湖上捕鱼为生,黄义界对湖区鸟儿习性极为熟悉,清楚哪里才是最佳观鸟点。

  南昌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内栖息的白鹤。受访者供图

  南昌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内栖息的白鹤。受访者供图

  “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这体现了国际社会共建地球生命共同体的理念。”在徐志文看来,中俄双方的携手共护不仅有助于白鹤迁徙线路的全链条保护,也为不同国家开展候鸟保护与合作提供了范例。

  闵瑞说,小镇更深层次的变化在于,从“人鸟争食”到“人鸟相互成就”,这场改变带来的“生态获得”,让世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自发、主动参与其中,推动小镇变得更美。

  保护区创始人周海燕向尤莉娅介绍,几年前,湖畔近500亩农民的藕田被白鹤“看上了”,周海燕发起众筹弥补农民损失,并为白鹤“租下”藕田建立五星白鹤保护小区,作为白鹤越冬的“专有食堂”。如今,藕田面积已扩大至两倍,周海燕也被俄罗斯媒体称为“西伯利亚鹤的中国妈妈”。

  “数量比较少的地方,就用个体统计法一只一只数。”张宗华介绍,“数量较多又喜欢集聚在一起的候鸟,就要采取集团统计法,比方一个镜头里有100只鸟,那么10个镜头就是约1000只。”这些数据,不久后就会出现在万里之外的俄罗斯克塔雷克国家公园研究人员案头。

  当尤莉娅第一次在鄱阳湖畔看到白鹤时,她不由得想起了有着“冰城”之称的家乡雅库茨克。在俄罗斯,人们把为国牺牲的战士比作白鹤,有传唱经久不衰的《鹤群》歌曲,还有专门的“白鹤节”。

  江西永修县吴城镇如今成为候鸟观光小镇。受访者供图

  得益于中俄两国政府和群众的倾力守护,包括白鹤在内的候鸟种群数量创下新高。截至目前,抵达鄱阳湖越冬候鸟数量突破80万只,创下江西有监测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南昌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创始人周海燕向尤莉娅介绍情况。新华社记者程迪摄

  “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这是诗人王勃笔下鄱阳湖畔农民千百年来的生产生活图景。而如今,当尤莉娅走进湖区深处的永修县吴城镇,看到的已是另一幅画面:路灯是白鹤造型,生态文明展示中心也设计成一只白鹤的样子——渔舟不再,唱晚的渔民化身成了“观鸟向导”。

  数据显示,刚刚过去的一年,累计有80多万名游客涌进小镇,相比四年前翻了四番。全镇400多户、1500多名和黄义界、甘华滨一样的上岸渔民,通过餐饮、住宿等分享白鹤带给小镇的“人气红利”。

  克塔雷克国家公园首席研究员、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冰岩带生物问题研究所研究员玛丽亚?弗拉基米尔采娃表示,迁徙是鹤属鸟类生命中非常困难和关键的时期。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同事及时通报白鹤过冬情况和觅食地状态,这对白鹤繁殖成功率以及生存至关重要。

  玛丽亚介绍,两个保护区通过人员互访、合作研究等方式,针对白鹤数量、迁徙时间、身体状况、繁殖情况等开展定向交流,“我们共同讨论白鹤种群面临的各种威胁和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

  吴城镇镇长闵瑞介绍,作为中国首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的腹地,随着长江十年禁渔政策的实施,当地吸引各方投资12亿元建设候鸟观光小镇,开启从“靠湖吃饭”到靠“生态颜值”发展的转型之路。

  “合作备忘录的签署,有助于双方在保护白鹤的过程中协同发力。”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冰岩带生物问题研究所研究员谢尔盖?斯列普佐夫说,通过中国方面提供的数据,能预测雏鸟数量比例,做好繁殖期相关保护工作。

  跨越国界的携手共护

  南昌五星白鹤保护小区内,尤莉娅近距离观看白鹤。新华社记者程迪摄

  一条迁徙路,把白鹤的主要繁殖地克塔雷克国家公园和越冬地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紧紧连在一起。2021年12月8日,两个保护区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推进白鹤保护国际合作。

  细雨霏霏中,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大湖池保护站站长张宗华正拿着望远镜,统计白鹤数量。